究竟是谁误解了红楼梦

“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,仍不忘世外仙株寂寞林。”

且不论高鹗续写红楼的优劣,单就前80回便奠定了薛宝钗这个人物的悲剧形象,这个注定要埋于雪中的女子只能让世人为之叹息。自古以来爱情故事总是一个痴男,一个怨女,一个小人从中挑拨离间,而宝钗就恰恰充当了那个小人,是偶然,也是必然。

大凡看《红楼梦》的人都会可怜林妹妹,而痛恨宝姑娘,我当初也是如此。后来陆续看了很多研究“红学”的书籍,不管是写宝钗的还是写黛玉的,都把宝姑娘骂的很惨,沽名钓誉就不必多说了,甚至有些红学大师竟公言宝钗是娼妓作风,关于这点我实在不敢苟同,连曹先生都说宝钗是山中高士,你们怎么就能说她是为人所不齿的娼妓呢。

其实我们是不得不佩服薛宝钗为人处世的能力,和她那超凡却不脱俗的才学的。大观园里所有的夫人丫鬟都说宝钗品性好,连湘云也说在整个大观园里她独服宝钗,湘云个性直爽,断不会说出一些虚伪的话来,她的这话必然是出自真心,可见宝钗的为人处世确实有其高明之处。

大好女子沽名钓誉,这是世人对宝钗的评价。但何以见得宝钗就是沽名钓誉呢?又何以女子不可以沽名钓誉呢?宝钗的才学是有目共睹的,她的诗大气而不造作,她博览很多甚至在那个时代所禁忌的文学作品,试问她何以不能追求名利? Continue reading

感于《大漠荒颜》

看《大漠荒颜》一直到凌晨1点,终了竟哭得稀里哗啦,已经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哭的,只记得看到最后自己在不停的擦眼泪和鼻涕。

故事不能算是完全的悲剧,但是很感人,我这人向来看不得悲剧的,所以在看《大漠荒颜》的时候,心中总是充满恐惧,害怕又是一个悲伤的结局(因为最近很多这样的故事,故事的最后能死的几乎都死了),甚至忍不住要翻到最后几页看上两眼才安心。

全文围绕着一个情字展开,而我也为这个情字而落泪,为舒夜和沙曼华的爱情,为舒夜和墨香的友情,为舒夜和连城的亲情。

他们,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圣女,一个是命不由己的死士,但是他们相爱了, Continue reading